畫城何處不飛花。

第三回、大夢驚起浪濤至

  墨舞彷彿做了一個很長的夢。

  那個夜裡,落雨傾盆,斗大的雨水轟然砸在墨舞身上,他倒臥在血水交融的血泊之中,鼻尖前一柄已經將近破碎的長劍倒拄入地,彷彿是他的墓碑。

  劍身映著自己汙穢的面容、滿地的鮮血,跟身後盤腿坐在磐石上的少年。

  「墨家無後,可惜了。留了你,也不能光耀門楣。」
  少年獰笑。他身上衣裳沾染的血跡鮮豔如紅火燃燒。

  墨舞的喉頭變得很乾澀,顫抖地舉起手,連開口都是一種痛苦。

繼續閲讀

第二回、風雲漸湧干戈動

  江湖曾經有名刀客。

  那名刀客殺人萬千,刀法卓絕,出刀之時全無徵兆,乃是天下罕見。此人行蹤成謎,毫無線索。眾人只知此人武功冠世,行事雷厲風行,武林人士皆為所忌,稱此人為「刀鬼」。

  刀鬼在江湖上創下的事蹟很多,其所經之處,血花綻放,遍地屍骸。但令人害怕的並非刀鬼的武功,而是成為刀鬼之下的鬼魂所堆疊出來的傳說。

繼續閲讀

第一回、千山不及此山高

  「天下戰書

     來一個殺一個,來一雙砍一雙,
     歡迎各路武林同道賜教,
     吾等恭候大駕。

     千夫不敵一烈女,萬峰不及槥峰高!

                    槥派掌門 留」

  七月至夏,春風明媚。艷陽熾烈綠河畔,繁花千境喚人夢。
  大地神州,其中一座州縣,其中一處小鎮,其中一群人圍在一塊木製的布告欄旁議論紛紛,聒噪不絕。

繼續閲讀

寫在故事前、雪日外談

槥山難得下起了雪。

禹都玄攬著貂皮大衣,來到門外倚著柴門,觀山外一片雪海縱橫,山嵐翻騰。
遠方穆懷青端著一壺烏龍款步而來,壺上熱氣氤氳,凝住懷青的眉心。

「還這樣冷,妳怎麼就出來了?」
「因為在等你的烏龍。」
「胡說。」

繼續閲讀